• 欢迎来到服饰加工网! [登录] [免费注册]
    欢迎你,游客 400-168-1978
    羽绒服装
    羽绒大衣 羽绒棉
    羽绒短上衣 其他羽绒服装
    运动服
    滑雪服 游泳服
    西服
    男西服 女西服 小西装
    休闲西服 韩版西服 正装西服
    西裤
    男西裤 女西裤 中式西裤
    韩版西裤 欧式西裤
    衬衫
    翻领衬衫 休闲衬衫 格子衬衫
    条纹衬衫 印花衬衫 图案衬衫
    方领衬衫 香槟领衬衫 尖领衬衫
    工作裤 短裤 七分裤 九分裤 长裤
    连体裤 热裤 哈伦裤 高腰裤 打底裤
    雪纺裤 休闲裤 直筒裤 小脚裤 五分裤
    长裙 短裙 裙裤 衬裙
    雪纺裙 高腰裙 百褶裙
    连衣裙 蓬蓬裙 公主裙
    内衣
    胸罩 束腰带 腹带
    紧身胸衣 吊带裤 吊带衫
    职业装
    酒店服 工作服 舞蹈服
    呢制服
    羊绒大衣 双面羊绒大衣
    棉类服装
    睡衣 睡裙 睡袍
    婚纱礼服
    水晶纱 雪纺 珍珠纱
    塔夫绸 雪纱 冰纱
    头巾纱 欧根纱
    钮扣
    铜质扣 树脂扣 塑料扣 椰壳扣
    五爪扣 果实扣 真皮扣 牛角扣
    布包扣 竹木扣 贝壳扣 四合扣
    花边
    机织花边 针织花边 刺绣花边 编织花边
    水溶花边 蕾丝花边 弹力花边 手工花边
    亮片锈花边 窗帘花边 民族花边 其他花边
    拉链
    尼龙拉链 树脂拉链 金属拉链 压塑拉链
    隐形拉链 防水拉链 拉链头 其他拉链
    织带/线/绳类
    纱线 缝纫线 珠片带 丝带
    涤纶 线 鱼丝线 尼龙线
    高强线 绣花线 印花带
    织带 松紧带 魔术贴 其他带绳线
    衣架
    木衣架 塑料衣架 金属衣架 裤架
    模特架 展示架 其他衣架
    衬料
    里布 粘合衬 嵌条 衬布
    网布 罗布 填充物
    肩垫 罩杯/胸垫 其他衬料
    商标
    织唛/吊牌 印唛 洗水唛 尺码唛
    印标 皮标 吊粒 肩章
    徽章 其他商标
    腰带
    男士腰带 女士腰带 手编腰带
    时尚腰带 皮带 皮条 其他腰带
    饰品/配饰
    烫钻 珠片亚克力 刺绣 挂件
    贝壳 爪石 水钻 网钻
    水晶类 帽钟 八角片 滴胶珠
    皮毛/羽毛
    人造皮毛 动物皮毛 其他皮毛
    羽毛 羽毛制品
    机械
    拉链机械 纽/钮扣机械 织带机械
    衬料机械 花边机械 饰品机械
    商标机械 衣架机械 包装机械
    其他服装辅料
    胶袋 包装盒 包装袋 手提袋
    包装箱 胶带 胶枪 胶针
    热熔胶条 打针枪 热熔胶膜

    Hi,你好

    欢迎来到服饰加工网

    登录 注册
    公告
    活动推广
    椒江小主人婴童装服厂全棉秋衣秋裤批发 椒江小熊波比服装厂秋季针织衫大促销
    黄岩精灵宠物用品商行,宠物衣服批发 台州市椒江时光剪服装厂新款及库存促销
    椒江得轩服装有限公司新款羊绒衫促销 台州市椒江美柔服装厂睡衣睡袍促销批发
    路桥禧禧服装有限公司男女宝宝罩衣促销 三门县杨震服装厂户外服装促销,品种多
    台州市椒江金波服装。品种多 台州市椒江莱卡服装厂新款休闲鞋促销活动
    黄岩逸鑫服装加工厂宝宝毛线鞋促销 椒江小主人婴童服装厂纯棉秋衣套装促销
    台州市椒江闺花俏服装睡衣睡袍促销活动 台州市黄岩世瑶服装厂
    台州市路桥碟舞服装厂儿童舞蹈服装促销活动 台州市黄岩尖刻服装加工厂韩版西装促销活动
    最新订单
    订单名称 订单数 地区
    牛仔系列 1000件 nullnull
    牛仔 1000件 nullnull
     急 找加工厂 1000件 nullnull
     急 诚寻睡衣加工厂 500件 nullnull
     急 寻针梭织加工厂 1000件 nullnull
     急 寻广州梭织加工厂 1000件 nullnull
    定做衣服 200件 nullnull
     急 服装辅料 10000件 nullnull
    快产专家
    性别 年龄 工龄 员工人数地址
    27 10年 50人 广东省深圳市
    35 15年 6人 江苏省苏州市
    46 30年 3人 广东省广州市
    46 26年 2人 上海市市辖区
    42 20年 1人 上海市市辖区
    5年 10人
    25 5年 30人 江苏省无锡市
    2年 25人

     针织

    广告衫 针织衫 连衣裙
    针织内衣 保暖内衣 针织睡衣
    打底衫 针织运动服 打底裤
    针织衬衫 针织T恤衫 男士T恤
    卫衣 针织女装开衫 童装

     梭织

    风衣 西裤 衬衫
    羽绒服装 牛仔服装 韩版西服
    裤裙 童装 睡衣
    职业装 休闲服 运动服
    正装西服 吊带衫 酒店服

     服饰

    帽类 领带 围巾类
    手套 袜子 箱包
    披肩 丝巾 广告帽
    帐篷 广告伞 拉杆箱
    汽车坐垫套 布料工艺品

     家纺

    浴巾 毛巾 被套
    装饰布艺 床上用品 儿童被套
    沙发套 枕头套 汽车垫
    其他家纺 酒店床上用品 床单

     皮革皮草

    皮革服装 仿皮服装 裘皮服装
    皮裤 皮裙 皮草
    真皮皮衣 PU皮衣
    男装皮革外套 仿裘皮服装

     

    皮鞋 布鞋 拖鞋
    童鞋 女鞋 男鞋
    旅游鞋 运动鞋 休闲鞋
    行业资讯
    更多

    安踏杀到李宁隔壁,疫情后最残酷的流量战场在步行街

    你有多久没逛“街”了?

    在北京王府井步行街的核心位置,最新开业的安踏旗舰店与身边的李宁肩并肩地开在新东安商场南侧的丹耀大厦一层,两家店仅一墙之隔——然而这堵墙也没能把它们彻底分开,墙上开了一道小门,将两店打通,消费者逛完安踏可以直接来到李宁,完全不用出店门。

    1

    在复工复产的大背景下,这是国内前两位的运动品牌在步行街上演的一场正面硬刚。

    在线上线下不断打通的数字化零售时代,传统的步行街门店业态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冲击,或主动求变,或被动淘汰。但不可否认,它依然是最重要的消费场景之一。近年来,耐克、阿迪达斯、斯凯奇、安踏等运动品牌陆续将自己在商业街上的重点门店升级成品牌中心、概念店、智慧门店等形态,其统一特点是面积大、展示性强、功能越来越丰富。

    6月初,趁着北京疫情防控降到3级的当口,懒熊体育对王府井步行街两侧的运动品牌门店进行了一次考察。

    王府井步行街是北京老牌步行街,入选民间“全国十大步行街”,是北京的地标性地点之一。懒熊体育这次选择的区域是步行街的主干道——南起东单三条,北到灯市口大街,全长约892米。

    最初,王府井步行街是以购物业态为主的商业街,很多年份久远的老字号保留至今,例如1955年建成的北京市百货大楼,被称为“新中国第一店”,很多北京人的第一辆自行车、第一块手表都是从这里购买的。

    几十年来,王府井步行街经过不断改造,从单纯的购物街向“休闲广场、城市会客厅”的方向升级。除了传统的街边门店,王府井商业街也建成了王府中环、王府井百货、apm、银泰in88等大型商场。

    根据《瞭望东方周刊》,截至2019年8月,王府井商圈年客流量达8000万人次,拥有大型商业项目19个(含在建2个),五星级(含达标未评级)酒店14家,品牌数量1700多个,年度商品零售总额过百亿,是一条现代化的商业街,京味商街的代表,被誉为“金街”。

    在王府井步行街打造购物休闲一体化的同时,步行街的运动品牌门店也在不断升级换代,主打购物者体验。

    在王府井商业街,可以非常鲜明的感受到商场内门店和商业街门店的对比。在商场内,运动品牌门店和其他品牌没有太大区别,货品排列整齐,以当季最新款为主,店与店之间的装修差距不会很大。但商业街不一样,商业街的旗舰店更像是一个品牌展示橱窗,除了出售商品,还出售给消费者一些品牌文化、科技、社会地位等潜移默化的内容。

    沿着步行街从南向北,懒熊体育先后走访了7家门店,从东方新天地的Jordan品牌旗舰店起始,路过王府中环一楼的Under Armour旗舰店,对面就是丹耀大厦一层的安踏和李宁“比肩店”。不管是位置还是装潢,这四家门店都有非常明显的展示作用,特别是UA门店的巨大门面,简直就是一个矗立街边的楼宇广告。

    往前走会经过王府井百货,这里还有一个李宁门店,姑且可以成为李宁“老门店”,开于2012年,比丹耀大厦那一家整整早了5年,店面总共分3层,其中第三层是与shape合作的健身区域。王府井百货对面的apm楼下,阿迪达斯和FILA的旗舰店目前正在装修中。

    再往前走,经过金鱼胡同,就来到了银泰百货,阿迪达斯和耐克的旗舰店也紧挨着,中间隔着一个一家珠宝店。两家店都有两层,其中耐克二层是NBA特许商品店。

    尽管不同品牌在门店功能和品牌气质上都有很大不同,但作为同在步行街上收割人流和消费的运动品牌线下店,在竞争中还是有很多共通之处。

    第一,拼气场。

    步行街上的PK首先就是门店选址和面积上的PK,两家同类型的门店摆在一起,如果你的面积看上去只有竞争对手一半大,气势上就先矮了一头。

    这方面Jordan旗舰店JORDAN 1 EAST CHANGE可能优势会更明显一点。Jordan旗舰店就建在王府井步行街南入口处,背靠东方新天地。如果你乘坐地铁1号线在王府井站下车,是有机会从Jordan旗舰店里穿到大街上的。从外面看品牌logo也非常醒目。内部陈设颇具美术馆风格,给消费者留足了空间,显得面积比实际更大一些。

    再者就是位于王府中环的UA门店,这家店的主体其实在地下一层,但是在一层商业街上有一个非常大的门头,特别醒目。阿迪达斯和耐克的店面虽然有两层,但店铺位于金鱼胡同以北,且店旁的灯市口大街目前正在修路,人流量相对受限。

    第二,拼陈列。

    王府井大街的几家运动品牌店几乎都是该品牌的全品类门店,如果品类不是特别大而全,那就一定要十分有特点。例如UA王府中环店,训练、跑步、篮球、高尔夫、运动休闲都有在售,还有童装区域。安踏门店除了安踏主品牌货品,还有此前通常单独开店的安踏Plus商品。而在主打NBA周边的耐克门店,你想要的NBA周边产品——篮球、手办、球衣等等都是应有尽有。

    此外门店的布局也非常讲究,最重要的一定要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例如安踏新开的旗舰店,一进门就是2022冬奥特许商品,这可以说是运动品牌里独一无二的,展现了安踏的资源优势。进门右手边的架子上则是安踏最新推出的速干降温科技产品“冰肤科技”,强调技术力量。

    冬奥特许商品背后便是克莱·汤普森KT系列产品的展架。KT系列篮球鞋是安踏的拳头产品,恰逢当时KT5刚刚问世,营销作用非常明显。

    再看一旁的李宁门店,一进门是主打产品“韦德之道”,颇有和隔壁汤普森同台叫板的意思。门店里陈设的几乎都是当季的中国李宁最新款。

    Jordan品牌旗舰店进门的“景观”是被解剖的运动鞋,中底用的什么材质、鞋面用的什么面料一目了然。门店后方通往东方新天地商场的出口处摆放着一个展览柜,陈列着各个年代出品的AJ运动鞋。

    第三,拼体验。

    根据TalkingData推出的《新消费趋势洞察报告》,90后新生代消费者非常注重消费体验感受,效率、自由、科技感是其最希望得到的消费体验。

    Jordan品牌、李宁和安踏的店里都配有“定制”区域,消费者定制专属商品。UA跑鞋区域则设置了沉浸式体验区域,消费者可以看着视频,带着耳机听着跑步音乐,然后试穿它家的运动鞋。阿迪达斯的童装区域甚至放置了玩具,供小朋友玩耍。

    当然,体验感也体现在视觉上,这些门店非常注重氛围的营造,能够让你一进门,就能感受到品牌传达的文化。

    例如UA的门店进门之后需要乘坐扶梯,随着扶梯向下缓缓移动,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雕塑,体现UA的运动基因。雕塑背后是一个大型曲面屏,不间断地放着宣传片,给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撼。

    李宁的“老门店”地上铺设了跑道、看台等体育馆概念的元素,以及篮球框、吊环等观赏性设备,在“中国李宁”品牌区域也会装点青花瓷等中国文化元素,让消费者联想到背后品牌与文化精神的关联。

    商业街旗舰店往往肩负着圈粉的重要作用。门店的价值已经不仅仅是售卖商品,而是逐渐演变成了一个重要的流量入口,同时也要能为品牌用户建立起一个社交中心。(延展阅读:又一家JORDAN旗舰店落地,为什么运动品牌都要把店往大了开?)

    最后,拼优惠。

    虽然是旗舰店,但打折力度一点都不小。在我们走访的当天,Jordan部分商品一件8折两件69折,UA部分商品两件7折三件6折,李宁则是4折起,据店内工作人员介绍,一般6-7折就可以买到心仪的产品。

    线下门店如此大的折扣力度也与品牌清库存有关,尽管疫情这几个月线上直播打得火热,但线下渠道仍然是营收来源的大头,而门店数和平均单店效率是决定线下渠道营收的直接因素。

    事实上,尽管电商营收这两年增速很快,但从比例上看,李宁2019年的电商营收贡献率只有24%,另一国产品牌361°的电子商务占集团总收益的16.3%,目前在中国市场多数运动品牌的电商占比均在20%上下。

    虽然,过去几个月的疫情一度让电商成为各大品牌最主要的销售渠道,但随着全国性复产复工的开始,只有通过线下渠道的回归,才能让整体营收恢复到正常水平。

    在安踏的多品牌战略中,线下门店依旧是整个集团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根据2019年财报,在门店数量上,安踏和安踏儿童门店总计达到10516家,FILA相关门店1951家,迪桑特136家,KOLON SPORT门店185家,SPRANDI有114家。

    李宁则是是重视店效的典范。根据2019年财报,李宁广州正佳广场旗舰店在2019年第四季度的平均月流水超过400万元,而李宁天津滨江道现代城店在2019年全年的平均月流水超过155万元。另外,中国李宁成都太古里店月均店效超过320万元,中国李宁广州太古汇店月均店效也超过了300万元。

    在整体战略上,在人流充沛、消费能力强的区域开大店、开高效门店,同时关闭低效区域的低效门店已经是行业共识,特别是像王府井步行街这样的黄金销售区域,更是各大品牌——不止是运动品牌——旗舰店短兵相接的必争之地。另一方面,这种竞争并非单纯你死我活的争夺,同时也会在目标区域形成强大的规模效应,通过高品质的品牌集群吸引更多的消费人流,在门店和商圈的互动中构成良性循环。

    打个比方说,耐克一定会希望他们的门店在整个王府井商圈卖得最好,但不会希望他们的门店成为整个商圈运动品类的唯一,因为孤零零的品牌和品类会降低商圈对整个运动消费人群的吸引力

    因此,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国内消费渐渐复苏,步行街依然是品牌之间相互较量的重要战场。

    网站编辑:瑾书


    疫情之下,Lululemon 三年来首次打折清库存

    加拿大瑜伽运动服零售商Lululemon Athletica Inc.(露露乐蒙)一直对打折促销非常谨慎。令人意外的是,它在网上商店悄悄推出了为期5天的打折大促。这是Lululemon三年来首次在自己的直营渠道(含线上和门店)进行打折促销。

    在Lululemon的线上商店,包括男式、女式和女孩穿着的大部分服装和配饰都在参与打折。以品牌最流行的女式瑜伽打底裤为例,原价128美元的目前售价降至79美元。

    1

    过去,金融分析师们常称赞Lululemon拒绝打折的做法,相比之下,打折促销对于它的许多竞争对手来说是家常便饭。分析师认为,消费者会对折扣上瘾,以至于不再愿意全额购买,因此大幅打折会侵蚀利润率。

    这是近年来困扰零售业最大的问题之一,Gap(盖璞)和Victoria’s Secret(维多利亚的秘密)等美国品牌都通过促销来吸引顾客,最近几年这些品牌的橱窗里总是竖着打折标志。

    最新季报表明,Lululemon和许多竞争对手一样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尽管Lululemon的线上业务在过去几个月里表现强劲,但由于门店被迫关闭了数月,实体零售业务萎缩,最近一个季度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了17%。

    通常来说,美国的零售企业会在独立日(7月4日)开始大规模的打折促销,而不是这一周之后才开始。因此Lululemon的这一“反常举动”引起了不少人的担忧,认为Lululemon可能存在库存积压的情况,这意味着他们的销售和盈利可能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么乐观,但也有不少分析师并不这么认为:

    几位Barclays银行的分析师在周四的报告中写道:“鉴于新冠疫情的大背景,(Lululemon)以这种途径减少库存并不奇怪,而且是说得通的。管理层曾表示,将采取各种措施以确保在今年剩余时间内保持库存流动,同时不希望因持续和大规模促销而损害品牌。”

    这些分析师还表示,他们认为Lululemon选择一次性出售库存而非让它们继续积压是更好的选择。

    他们说:“从历史上看,一次性的促销清库存是一种快速、高效、低风险的方式,可以在不永久损害品牌资产的情况下处理多余库存。事实上,(Lululemon)库存促销的频率是非常低的,时间也非常短,所以我们认为,这让顾客获得了一个‘捡漏’的机会,不该把它等同于损害品牌价值的打折行为。”

    虽然在盘前交易中下跌了1%,但是截至周四收盘Lululemon当日股价依然上涨了1.7%至每股315.08美元。因为疫情爆发让人们只能在家中健身,Lululemon被分析师们认为是此次疫情的受益者之一。集团的股价进入2020年以来已上涨逾30%。

    另外,Lululemon刚刚以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纽约居家健身设备制造商Mirror,顺应“后疫情时代”的居家健身潮流。

    网站编辑:瑾书


    一批日本时尚品牌退出中国市场,缘何水土不服?

    6月30日,日本时尚集团Stripe International退出中国市场,旗下earth music&ecology、E Hyphen world gallery、Samansa Mos2等七个品牌的线上线下所有销售渠道均被关闭。

    1

    早些时候的4月,立志成为“日本的Tiffany”的珠宝集团4°C Holdings宣布,在未来一年里将退出中国市场,关闭3家门店。

    过去三年里,相继退出中国市场的日本时尚品牌/企业还包括:快时尚品牌Honeys(好俪姿)、百货品牌ITOKIN(伊都锦)及旗下品牌、时尚集团ADASTRIA旗下的多品牌服饰集合店collect point等。

    如今还留在中国大陆市场的日本女装品牌有:Majestic Legon、W Closet、Nice Claup;Mark Styler旗下同名品牌Mark Styler、MURUA、Emoda、GYDA、ungrid、jouetie;Baroque Japan旗下的Moussy、SLY;MASH Holdings旗下的Snidel、Lily Brown、Mila Owen和FRAY I.D等。

    在全球各大时尚品牌纷纷发力中国市场的当下,为什么一向颇受年轻人喜爱的日系品牌却少有声响和动作,甚至节节败退?通过研究,《华丽志》发现了日本时尚品牌在中国水土不服的五大原因:

    市场定位高不成低不就

    对快速变化的中国市场反应迟缓

    过度依赖传统百货店和购物中心

    数字化进程缓慢

    品牌建设和传播投入不足

    市场定位高不成低不就

    时尚消费者的购买偏好正向“两极”发展——要么高价的奢侈品,要么低价的快时尚,中间定位的品牌处境颇为尴尬。这种趋势在疫情影响下,有加速演化的迹象。

    以Stripe旗下品牌earth music&ecology为例,其主要顾客是十几岁到三十多岁的年轻女性顾客,价格上高于快时尚。翻阅中国的社交媒体可以发现,部分用户将其定义为“快时尚品牌”,部分消费者认为该品牌“有点贵”、甚至“越来越贵”。

    目前仍在中国市场经营的日本品牌Majestic Legon、W Closet,价格上与快时尚品牌更为接近,通过各品牌的淘宝官方店可以发现,这两个品牌打折促销后的价格最贵约为600元。而Snidel、Lily Brown等品牌定价稍高,折后单价在千元上下,主要瞄准白领女性。

    4°C Holdings方面,集团从2018下半年起开始实施品牌高端化战略,将时尚珠宝业务分为三部分: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968元)以下的一档、3~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968~4592元)的二档、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592元)以上的三档,并按照这三档价位分别开发和销售商品。

    即便4°C Holdings决定走高端化路线,但知道该品牌的多数中国消费者仍将其定义为“平价珠宝”品牌。

    对快速变化的中国市场反应迟缓

    多位《华丽志》接触过的海外品牌高管都曾惊叹中国速度之“快”,这种快不仅仅体现在消费者喜好和流行趋势的演化,也包括从生产规划到门店上新的整个流程。

    生产和门店上新方面,快时尚品牌的平均生产周期为10天,门店至少每周上新一次。以Zara为例,品牌的上新速度就是每周两次、每年约12000款。但普通的时装品牌甚至做不到两周上新一次。

    主打的森女风的earth music&ecology成立于1999年,是这一风格的创造和引领者,其产品的主要特点是:简单舒适。品牌在诞生后,推动母公司Stripe集团在此后的十多年间业绩不断创下新高。有数据显示,2011年,earth music&ecology单品牌的年销售额达256亿日元,稳坐日本第一女装品牌宝座。

    earth music&ecology是很多8090后中国时尚消费者的日系风格启蒙品牌之一,但如今的消费者喜爱的时尚风格更为多元化,也更偏向运动休闲、oversize,或者较为修身的风格。但earth music&ecology的风格仍未有太大的改变。虽然有中国消费者感慨惋惜它的离去,但也表示那只是“高中时代的最爱”。

    谈及另一家退出中国市场的日系启蒙品牌Honeys,有消费者表示,那是“初中时代的最爱”。

    一位网友直言:“发现earth music也退出中国市场了,继honeys,又一个我的童年,时代的眼泪,这些森女日牌在国内都不行了,现在国内的女装潮流很欧美了。”

    相比之下,2017年进入中国市场的日本品牌Jouetie,则以街头风为基础,擅长与摇滚、摩登和少女等多种风格的混搭,更具有吸引当下消费者的独特个性。

    过度依赖传统百货店和购物中心

    相比国际知名快时尚品牌,日本的传统时尚品牌在布局中国线下市场时,显得更为传统和谨慎,也更加倾向于沿用在日本市场的战略。

    早在1995年就进入中国市场的ITOKIN(伊都锦),其本身就是百货店运营商,对于百货店渠道的依赖不言而喻。

    2011年起,Stripe集团开始在中国拓展直营业务、开设单品牌专卖店,巅峰时期的中国门店总数超100家。但可以找到的资料显示,其门店大多是位于百货店或购物中心内的店中店,能够全方位展示某一品牌特点和理念的大型独立门店极少。

    Stripe集团拓展中国市场的同时,优衣库、Zara、H&M等快时尚品牌也正在悄然布局,与Stripe主攻小型门店不同,这些快时尚品牌斥巨资在黄金地段打造大型门店,例如上海的南京西路、北京的三里屯等。

    Stripe集团2017年才开始调整中国市场的门店战略,开设大型门店,但已经晚于这些快时尚品牌。此外,Stripe集团推出的大型门店earth music&ecology TOKYO是一个汇聚了51个品牌的集合店,虽然门店名字融入了品牌名,但整体的选品和商品陈列,反倒弱化了主打品牌的存在感。

    主要面向学生和年轻白领阶层消费者的Honeys,在线下渠道上也极为倚重百货店,后因生产成本上升、业绩下滑等原因,门店数量从巅峰时期的近600家一路下滑,直至2018年彻底退出中国市场。Honeys于2006年进入中国市场,是最早入驻中国市场的日本时尚品牌之一。

    另一日本时尚集团ADASTRIA首次进入中国市场时,也选择了与Stripe集团相似的发展模式。2008年,ADASTRIA集团将旗下多品牌服饰集合店collect point引入中国,当时大陆地区的首店(2010年)选在苏州永旺,门店数量一度扩张至40家以上。2019年中,集团决定关闭在华所有的collect point门店。

    数字化进程缓慢

    电子商务在中国时尚零售业的比重大大超过日本,竞争也更为激烈,对于中低端定位的品牌,特别是青少年时尚品牌来说,尤其如此。

    Honeys虽早在2009年就开展了电商业务,但重心依旧放在线下渠道,只是将电商交给合作方委托销售。2010年,Honeys开设天猫旗舰店,但还是将运营交给了第三方。直到2014年,公司才成立独立电商部门,负责线上渠道的自营业务。

    1995年进入中国市场的ITOKIN,直到2011年才开设线上旗舰店,但线上运营交给了第三方公司,集团无法灵活对线上业务进行调整,后于2012年关闭线上业务。

    earth music&ecology 2015年开设天猫旗舰店,但电商出售的是线上专供产品,直到2018年,母公司Stripe集团才跟阿里巴巴日本公司成立战略合作关系,开始推进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商业模式。

    截止到今年6月底,Stripe International在中国大陆市场经营有7个品牌:earth music&ecology、E Hyphen world gallery、Samansa Mos2、AMERICAN HOLIC、GREEN PARK、NiCORON、YECCA VECCA。但在这7个品牌中,仅earth music&ecology、E Hyphen world gallery、Samansa Mos2三个品牌在京东和天猫开通了线上渠道。

    截止到撤出中国市场,4°C Holdings尚未在中国开通线上渠道。

    品牌建设和传播投入不足

    在社交媒体营销爆炸的时代,如何触达更广泛的受众群体,提高品牌的辨识度和认知度,成为了品牌的一大挑战。

    2011年,Stripe集团为earth music&ecology品牌开设了微博和微信账号。至今,品牌微博共有24万粉丝。今年以来,微信头条文章的最高阅读量在4000以下。

    回顾earth music&ecology的官方微博,其内容主要集中在产品上新、网友穿搭转载、商品折扣等,品牌在今年也举办了数次直播卖货,但整体在社交媒体上的互动率并不高。此外,品牌并没有与明星、知名大KOL的合作,除早些时候与吃豆人的联名引起了一小波关注之外,整体声势不足。

    4°C Holdings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更是缺乏存在感,或许是为了保证品牌的高性价比,在市场营销方面没有足够的预算。大多数中国消费者甚至不知道这个品牌的存在。

    虽然一大波日本品牌黯然离开,但同时也有不少日本时尚企业正在调整步伐,以更加积极的姿态拓展中国市场。例如:ADASTRIA集团、中信资本持股的Mark Styler、Baroque Japan等。

    2017年,Mark Styler引进旗下年轻时尚品牌Jouetie,便选择了先开设天猫旗舰店。

    Baroque Japan旗下品牌Moussy的社交媒体内容,除了与KOL合作之外,也会分享产品的材质,提供穿搭建议,与中国时尚消费者的互动更加密切。

    虽然关闭了在中国市场的所有门店,但ADASTRIA集团并没有放弃中国市场,而是选择以在上海淮海中路的黄金地段开设生活方式品牌niko and…全球旗舰店的模式回归。ADASTRIA集团董事兼营业部总裁北村嘉辉在接受《华丽志》专访时直言:“如果能够在上海最贵地段经营好一家门店,那么,其它地方的挑战相对就变小了,另一原因则出于战略考虑,消费者更愿意走进品牌的旗舰店,感受氛围,去探索和发现。而普通门店卖的常规商品大可在网上下单。”

    此外,niko and…在开设实体门店的同时就着手准备中国的线上业务,疫情让其以更快地速度推出了微信小程序商城,近期还与知名主播李佳琦进行了直播合作,另外近来也频频被偶像、明星上身,如程潇、王大陆、朱亚文等。

    网站编辑:瑾书



    疫情之下,意大利奢侈内衣品牌 La Perla重启计划受阻

    2月,意大利奢侈内衣品牌 La Perla 刚刚通过发行近4500万股新股的方式启动了2亿欧元的增资计划,以支持集团的业务发展和收购计划。

    然而,新冠疫情和长期的封锁迫使 La Perla不得不推迟实现重启目标。要实现此前制定的2020年营收额达到1.3亿欧元、2022年达到2亿欧元的目标,这条路还相当艰难,而与新投资者达成协议则至少需要等到6月底。

    去年夏天,集团曾宣布裁员126名员工,在与工会长期紧张对峙之后,这一决定被撤回。

    过去一年中,集团还大幅缩减了位于意大利和世界各地的品牌专卖店,一年内共关闭38家,目前还剩下92家。

    关店以及严格的成本控制措施对营收造成了负面影响,集团2019年的销售额从1.06亿欧元下降至8600万欧元,总亏损额则达到8900万欧元。好消息是,2019年下半年,品牌余下的专卖店均录得明显的销售额增长,这足以让公司方面相信他们采取了正确的战略。

    在母公司 Tennor Holding的指导下,La Perla 目前选择将重心放在最初的核心业务(泳装和女士内衣),并立足于高端市场。由于成本因素,公司已经砍掉了男装和成衣两条产品线。

    对于 La Perla来说,2020年仍然是异常艰难的一年。工会对此深感担忧。来自博洛尼亚工会组织 CGIL的代表 Teresa Ruffo说:“公司之前的目标是达到一个收支平衡点。疫情改变了这一局面,没有人期望能比去年取得更好的业绩。但是,我们已经要求与最高管理层举行会议以了解相关变化。”

    La Perla 位于博洛尼亚的总部员工数超过400人,全球则共雇有1150人,通过裁员、远程工作和轮班制生产,公司的经营得以持续。

    La Perla 由 Ada Masotti 于1954年创立。2013年,作为破产程序的一部分,Pacific Global Management 在拍卖会上以6900万欧元的价格买下了 La Perla。2018年2月,该品牌又被荷兰私募基金 Sapinda Holding (后更名 Tennor Holding)从 Pacific Global Management手中收购。La Perla于去年9月在巴黎证券交易所上市。

    网站编辑:陈一


    MUJI美国分司破产、优衣库却营收增长,快消巨头应如何破局?

    Jul 13, 2020

    现金危机、濒临破产,耐克如何从“一个想法”变成“全球第一”

    Jul 13, 2020

    温州一代“鞋王”谢幕!炒矿失败,无力还债1.6亿…

    Jul 13, 2020

    为什么Dior是这次高定时装周的大赢家?

    Jul 13, 2020

    夏季休闲日常穿搭 唯珂宝贝为你带来迷人的夏日感

    Jul 13, 2020

    疫情影响下内衣行业发展前景怎么样 BD内衣为你助力

    Jul 13, 2020

    • 1
    • 2
  • 友情链接

    全球纺织网 中国服装辅料网 中华纺织网 中国纺织网 中国服装网 韩网 世界服装鞋帽网 中国童装时尚网 中国童装品牌网 中国鞋网 杭州女装网 穿针引线 中国女装网 中国时尚品牌网 环球鞋网 中国鞋网 白衣服装批发网 华衣网 中国服商网 世界服装鞋帽网 虎门服装网 中国丽人网 中国服饰网 中国内衣网 中国童装网 中国品牌服装网 中国女装网

    新手指南

    认证优势

    服务中心

    关注我们

    发单指南

    接单宝典

    个人实名

    企业资质认证

    广告服务

    认证服务

    • 1
    • 2
    • 3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咨询热线:400-168-1978

    浙公网安备 33100402331369号 台州市路桥丽雅达服装加工场 版权所有

    浙ICP备09055575号-1   Copyright©2009-2019 FSJGW.com.